当前位置:安康在线 > 纸短情长:方舱医院里写下的感谢信

纸短情长:方舱医院里写下的感谢信

  新华社贵阳3月14日电 题:纸短情长:方舱医院里写下的感谢信

  新华社贵阳3月14日电 题:纸短情长:方舱医院里写下的感谢信

  新华社记者郑明鸿

  “有点可惜,信没能带出来,但我拍了照片,准备回去后打印出来,永久保存着。”贵州省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宋明丽说。

  宋明丽口中的“信”是武汉市江汉方舱医院48号舱的患者联名或以个人名义为她以及其他支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写下的感谢信。

  宋明丽是贵州省安龙县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长,2005年8月参加工作。这是她第一次收到患者的感谢信,接过感谢信时,她不断地给他们说“谢谢”,以此来表达感激和开心。

  “我一共收到了4封感谢信,有的是患者联名写的,也有的是患者以个人的名义写的。”在宋明丽看来,这些是最好的礼物,“读完后有些忍不住想哭,但害怕眼泪弄花了护目镜,又不敢哭”。

  熊先生是写感谢信的提议者和执笔人之一。“她们这些逆行者给了我们战胜‘疫魔’的坚定信心,没有她们的精心呵护,我们也不会健康出院。”他说,等疫情结束,我要一个一个地去拜访那些曾给过我们帮助和希望的人。

  动笔之前,熊先生先给宋明丽和其他医护人员发了微信消息,核实姓名等信息。“他很有心,怕把我们的名字写错了。”宋明丽说。

  宋明丽所在的江汉方舱医院是床位数最多、累计收治患者人数最多、累计出院患者最多的一家方舱医院。3月9日,运行34天后,江汉方舱医院宣布休舱。当天晚上,宋明丽和部分队友来到这里,在门口拍了些照片留念。

  “穿上防护服就像打仗一样,不停地穿梭在病房。”宋明丽说,为了少出汗,她和队友们上班前都不敢喝水,即使渴了,也只能等下班回酒店后再喝,“我们早上7点出门,下午一般3点半能到酒店”。

  上班期间,除了日常护理,宋明丽还会抽时间在便签上写上鼓励的话,送给患者。根据患者的特点,便签上的具体内容也有所不同。“他们很开心,出院的时候都带走了,有几个甚至还装在了手机壳里面。”宋明丽笑着说。

  记者在熊先生发来的便签照片上看见,宋明丽还在每张便签上画了一个笑脸。熊先生说:“她真的是将爱在传递。”

  目前,宋明丽和队友们正在酒店休整。宋明丽告诉记者,虽然暂时没有接到新的任务,但她每天都会坚持早起,给自己安排了健身和学习计划。目前,她正在学习第七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2008年汶川地震时,刚参加工作不满3年的宋明丽也曾想要去到一线,但未能成行,这让她觉得有些遗憾。

  这次,她主动请战前往武汉支援。在她发给安龙县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孔德芳的请战短信中,她说:“武汉当地的医护人员肯定不够,如果需要从我们这里抽调人员,请第一个抽我去。”

  2月4日凌晨2点,宋明丽接到了安龙县人民医院办公室主任赵荟的电话,问她是否愿意到武汉支援。“我告诉她我早就想好了,我一定要去。”当天晚上,宋明丽和其他贵州省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一起,乘飞机抵达武汉。

  “我做的事情其实微不足道,作为一名党员和医护人员,这是我应尽的责任。”宋明丽说,支援武汉应该是她职业生涯最难忘的一次。“这次也算是弥补了一些遗憾,希望我们的国家国泰民安,繁荣富强。” 【编辑:郭梦媛】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