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安康在线 > 起底台绿营网军:只会用侮辱性词汇搞人身攻击

起底台绿营网军:只会用侮辱性词汇搞人身攻击

  起底兴风作浪的台绿营网军:都是集体出征,只会用侮辱性词汇搞人身攻击

  起底兴风作浪的台绿营网军:都是集体出征,只会用侮辱性词汇搞人身攻击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编者的话:台湾民进党当局豢养、纵容“网络水军”抹黑污蔑大陆、打击岛内异己,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近日,围绕着新冠肺炎疫情,民进党网军又开始对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等国际知名人士进行肆意攻击,并已引起公愤。时隔近半个月,谭德塞的推特账号几乎每一条帖文下方,仍有相当一部分谩骂的留言账号显示来自台湾地区。除了“网络围剿”,民进党网军还挑起所谓的“中泰网友”对骂等事件。被讥讽为“1450”的民进党网军自以为“占了上风”,其实就连普通的台湾网民都觉得他们“脑子有洞”,不过是在通过特定操作虚张声势。

  绿营网军手法:内外有别,假扮身份

  “其实台湾人用推特很少的,我们喜欢用脸书。”一位台湾朋友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正因如此,推特上超乎寻常多的台湾账号更显得蹊跷——其中有不少是4月份刚注册的。民进党网军在推特上攻击世卫组织总干事时,或许考虑到“国际影响”,很少用种族歧视的字眼,但在另一个平台——台湾的PTT实业坊却是另一番景象。对岛外民众而言,PTT相对封闭,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其纯黑的网页主色和落后的功能设计让很多人不太习惯,以至于被大陆网民戏称为“阴间论坛”,但它却是民进党网军最集中的平台,因为其最核心的主题就是对大陆的极端仇视。

  民进党网军似乎很懂得“内外有别”,在国际舆论场,他们会收起极端、攻击性的嘴脸,变成柔弱的“受害者”。台湾网络时政评论员洛杉基对台湾的网络生态了解颇深,他向《环球时报》记者列举了民进党网军在国际舆论场最爱宣传的几个主题:以“不民主、不文明、暴发户”丑化中国大陆,强调台湾“主权”以及用“被打压”来打悲情牌,支持美日及各路反华势力串联对抗“中国霸权”等。

  除了“扮可怜”,靠伪装来带风向也是民进党网军的常用手段。在近日“中泰网友骂战”中,多位台湾朋友提醒《环球时报》记者注意@khunprinx这一推特账号。记者发现,该账号昵称为泰文,头像跟挑起事端的泰剧男星Bright的女友@nnevvy一模一样,内文充斥着“台独”、“港独”及辱华等内容。该账号主人自称是泰国人,但洛杉基认为“很可疑”,理由是其称颂蔡英文的路数,以及文字中“浓浓的酸味”。该账号喜欢拉拢各路反华势力搞串联,对反华议题非常熟悉,而这完全不是泰国民众的兴趣点。18日下午,记者再查询此账号时,发现该账号已显示“不存在”。

  如何分辨普通台湾网民和绿营网军?洛杉基向《环球时报》记者发来一张脸书帖子评论区的截图,并解释说:“首先,民进党网军都是集体出征。你看他们在脸书上发布信息的时间几乎相同,并相互之间点‘赞’。第二个特征:不会长篇大论、不讨论主题,只会用侮辱性词汇搞人身攻击,而且用词高度一致,如‘干’、‘支那贱畜’等,很明显就是读书不多的网军。”脸书网友“黑夜奇侠”同样对台湾社交媒体有深入研究,他提醒记者:“想要辨别一个账号到底是不是网军,可以通过账号本身内容来判断。如果该账号提到私生活资讯较多,则就是真正的网民而非网军,真正的网军是很难找到他的个人私生活资料的。”

  民进党操控舆论的“明牌”和“暗牌”

  “1450”是台湾人对民进党网军的戏称。2019年3月,台“农委会”的“2019年度加强农业讯息因应对策计划”遭指控编列1450万元新台币预算,以每月4万元以上薪资,招募人员在网络论坛等社交平台进行“讯息实时澄清”等工作。岛内各界质疑:“是否只要不利于民进党当局的消息都会被归为“假消息”?这是拿台湾人民的纳税钱养网军。”“1450=民进党网军”的说法由此而生。

  4月初,因民进党网军故意使用“武汉肺炎”等污名化字眼,有台北市议员在脸书上发起民调,结果在 2小时内有近7000名台湾网民参与,其中86%的人认为“是1450脑子有洞”。近日,民进党网军不满华裔CBA球星林书豪在球员论坛平台谈论“新冠肺炎”,于是在他的主页进行各种攻击。因负面留言过多,一向纵容绿营网军的民进党当局4月15日不得不出来“灭火”,称“网络言论要本着理性与真实进行”。

  台湾新党发言人、时政评论员王炳忠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关于操纵台湾的社交媒体,民进党当局有两套“牌”可打,即“明牌”和“暗牌”。他介绍说:“在政策面上,台当局‘行政院’政务委员唐凤以‘防范假新闻’、‘防范大陆渗透’的名义,以政府官员身份跟社交媒体方面提一些‘需求’,这是明面上就可以做的。”王炳忠所说的唐凤被称为“台湾最具知名度的公民黑客”,2014年台湾“太阳花学运”时,唐凤参与黑客团队架设相关网站,将“占领运动”期间的所有言论直接播出、记录和存档,尽管她表示自己“对占领‘立法院’不感兴趣”,但其搭建的平台显然极大煽动了“台独”分子的气焰。2016年,唐凤获蔡英文招揽,负责督导数字经济与开放政府发展。据港媒报道,在去年的香港暴力事件中,唐凤也是“反修例”网军的幕后军师。

  “所以在选举期间就会发现,怎么很多挺韩国瑜的脸书社团都会被封掉,但挺绿营的都不会有事。”王炳忠认为,这个现象就是民进党控制社交媒体打“明牌”的效果,这在台湾的社交媒体上早已见怪不怪。洛杉基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曾因为骂了亲日“台独”分子一句“倭奴”就被禁言,“但从未听过骂‘支那’的被禁言”。

  在王炳忠看来,在“明牌”之外,民进党当局还通过各种资金支持的公关公司来养网军,这就是“暗牌”。“民进党大多跟他们信得过的人开的公司合作,如民进党‘立委’的助理以及通过各种培训营培养出的人马,就让他们去做个小老板。”王炳忠说,这类公司其实是无本生意,因为基本是民进党在养,民进党会委托案子给它们接。谈到这张“暗牌”,2019年底曾有一起典型案例引发全岛轰动。当时国民党和新党方面联手举行一场揭穿“民进党暗黑网军”的记者会,公布“民进党以南风整合行销公司、惟勤公关公司养网军”的实锤材料。这些材料显示南风公司每半个月向民进党中央汇报一次网军的执行成果,还将属于“卡神”杨蕙如的51个网军账号列为“友军”。杨蕙如操控网军,曾逼死台北驻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岛内网民对此十分气愤,有的说:“民进党最会自导自演”,有的说 “无耻网军,现形了吧!”据洛杉基介绍:“杨蕙如手下的网军每人都拥有数十个账号,因此她便能掌控数千个账号,并根据发文数量来发放酬劳。”王炳忠也表示,被杨蕙如、南风公司这些“高级玩家”招揽的普通网军处于“食物链”最底端,“他们的薪资按发帖量计算,收入很低,多是被称为‘loser’的无职业者,毕竟有一技之长的人都不会做这些事,最后沦为‘工具人’,‘中央厨房’让发什么就发什么”。

  “就是通过特定操作虚张声势”

  “说起来,2016年让蔡英文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功臣’是‘太阳花学运’,2020年1月让蔡英文当选连任的‘功臣’则是‘1450网军’。”洛杉基说,可以预见,民进党会越来越倚重网军,因为谁能掌握网军,带领议题、引导风向、压制对方、影响民调,谁就已经赢了一大半。他表示:“民进党不惜砸重金栽培对他们忠诚的网军,尤其是擅于设计网页、吸引网民的‘小编’,那更是被抢夺的对象。”

  脸书网友“黑夜奇侠”认为,近年来民进党从在野到执政的过程本身就是靠网军再度起家的历史,从校园网络、平面媒体再到电视媒体,点、线、面逐渐铺开,不但打得国民党毫无招架之力,更可以对海外行销“台独”意识形态,所以民进党很清楚宣传机器的重要性。

  “民进党当局非常乐于在国际舆论场替美国人做打手,短期来看似乎赚了,但问题是今天仅凭国际社交媒体上的舆论就能决定台湾的前途吗?”王炳忠认为,台湾前途永远被两岸关系所决定,而两岸关系又受到国际大格局影响,最终的决定因素还是实力,“所以民进党觉得社交媒体的反华舆论看起来好像自己是多数,其实那是假的,就是通过特定操作虚张声势,根本问题都没有解决,所以这就是蔡英文为什么被叫‘空心菜’,因为她所有的选举、执政都是靠宣传支撑的。” 【编辑:王诗尧】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